第1851章 他死定了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一百二十亿,这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这一百二十亿,可都是极品元石。

    一件顶尖圣兵,不过两千万,锻造者很有名的顶尖圣器,顶天也就三千万。

    在黑市中请动见不得光的杀手,斩死一个圣皇,也不过百万灵石。

    一个帝者,在黑市之中明码标价也不过一千万极品元石,至于圣君等人物,几乎都没人接这种任务。

    俗世中,一块极品元石,足够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节省的过一生。

    可,这通天竟然输了一百二十亿。

    当世人听见这个数目之后,都在咂舌。

    估计这天下,也只有通天这等天神的子嗣,才敢这般的奢侈与大手笔,赌注竟然以百万计。

    怎么以前就没看出,这通天这般的败家呢?

    若他真的执掌天人族,那才是有趣,不知道辉煌千万古,横贯整个神战之后史册的天人族,能够被他败多久。

    各种传言,皆都对通天很不利。

    只是短短时间,通天便成为了天下第一败家子。

    无论任何称呼,褒义或者贬义,只要是前缀是天下第一,那都很了不得。

    通天还不知道这些事,只因现在他被一群帝者堵在房中要债。

    这些帝者,自然不会像是地痞*一般闹哄哄,可无形中,将通天围在最中,很明显一个道理。

    今天这通天不拿钱,就别想走了。

    金龙帝君眼神阴森,很多次想一巴掌拍死通天,只不过又忍住,他问:“殿下,这般拖下去总不是办法,该怎么解决,你总得说。”

    通天此时六神无主,连眼中的光彩都快涣散。

    他这一生,何时经历过这类的事?

    往昔的高傲,嚣狂跋扈,哪里还有?点滴无存。

    其实上,他心中甚至在想,只要这些帝者宽限他几天,他甚至愿意当牛做马都行。

    “此次教训够吗?”

    便在此时,天弘来了,他身后,十多个修者跟随,每个修者手中,都捧着几个符戒。

    “兄长。”

    通天流泪了。

    从被诸帝围堵到现在,他的心情岂止是下了一遍地狱?

    十遍都不止。

    那是何等绝望与心酸。

    现在看见自己兄长,顿时悲从心来。

    竟然是嚎啕大哭。

    天弘冷冷扫视诸帝者,又宽慰自己的幺弟,道:“跌倒了;爬起来,怕的是没有爬起来的机会。”

    天弘安慰完通天,且遣人将他搀扶起,向外而去,冷冷道:“你们很好。”

    诸帝自然无惧天弘。

    抛开身份不谈,这天弘境界不如他们,辈分不如他们,故而当然无惧。

    “你来核对票据。”天弘没有再多说什么,对着身旁一个仆人开口。

    这仆人走出,恭敬将诸帝手中的票据接过,一张张仔细核对。

    每当他核对真实与数目后,便会有人将一个符戒恭敬送在相应帝者手中。

    很快,一百二十亿,尽数赔付完成。

    “可还有话说?”天弘心中撕裂般的疼。

    一百二十亿,哪怕他天人族,也真的是伤筋动骨。

    “天人族殿下大气。”金龙帝君笑眯眯。

    “的确大气,倒是发了笔横财。”幽帝也笑着。

    天弘眼神更冷:“既然账目亲点完毕,那诸位慢走,本帝不送。”

    金龙帝君等哈哈笑着,全都离去。

    他们的目标,本就不是赌注。

    而是借赌注的理由,将通天搞臭;至少也要让他半废。

    “呼……”

    天弘深呼吸。

    金龙帝君不止一次想要斩死通天。

    他天弘又何尝不想直接斩死这些帝者。

    但那不可能。

    就如前文说的一般,天人族还没有做好内战一场的准备。

    昏暗的房中。

    “兄长,我完了,前途,名誉,抱负,都没了。”

    通天失魂落魄,将头塞进膝盖中。

    “他们正想你如此。”天弘站在矮窗前,透过窗户看外面昏沉的落日:“若你真的就此被打击下去,那便是亲者痛仇者快,你自己掌握。”

    说完这句话,他向外而去,临到门前,回眸,道:“神父极为看重你,钦点你为下一任天神,可你也知道,有太多人不想你登上那个位置,现在你出了这种事,族中意见会更大,振作吧,我们这些兄弟姐妹,都会支持你。”

    门开,天弘走出。

    通天整个人蜷缩在床上,不知在想什么。

    也许,是一场蜕变,也许,是永恒的落幕。

    第七界,扼龙营。

    林凡扛着法则枷,每一步走出,都会在这坚硬的泥土上,留下深深的脚印。

    且,他身后那个骂他杂碎的圣者不是踹出一脚。

    让本就行动艰难的林凡时常趔趄,不止一次的摔倒在地。

    而每当他趔趄时,这无边的军营中,都会爆发出震天的哄笑。

    林凡无动于衷,脸色是亘古的冷漠,对这些哄笑与欺辱等不放在心怀,慢慢向着帅帐而去。

    “你这个囚徒,给老子跪下!”

    他身后的圣人暴喝,当他跨进帅帐的一瞬。

    林凡回眸,眼神阴历,从哪眼眸中,恐怖符文狂暴涌出,竟是让着圣君人物一声怪叫,当下蹬蹬连退七八步。

    脸上青红交加!

    这林凡,被法则枷困锁,但一道眼神,竟然就让他跌退,心神欲伤!

    最主要,还在帅帐这么多大人物面前丢脸!

    不可饶恕!

    “区区一个罪途,在诸位大物面前,还敢嚣张?看老子不教训你!”

    这圣者咆哮,且他狂冲而来。

    七八步的距离而已,竟然被他带起了罡风,罡风凌厉无比。

    他抬脚,狠辣的踹向林凡的膝盖。

    要将林凡的双腿打断。

    让林凡跪伏在这帅帐中,诸多大敌前,极尽羞辱于他。

    林凡眼中寒芒闪烁。

    不说其他。

    这个圣者,一定死定了。

    他被封禁了法则与道果,但肉躯之力依在。

    不然他肯定扛不住在和法则枷。

    只因,这法则枷真的太恐怖,其上的重力,随时间流逝而递增。

    诸多大物也讥诮的看着这一幕。

    在这帅帐中的诸位,基本都是被林凡斩死了子嗣或者是弟子的帝级人物,当然最顶尖的临帝之圣亦有。

    他们全都笑眯眯,乐意看见这杀死了至亲的罪徒受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