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3章 斩天将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银刀闪亮,虽未临体,可已经让林凡感觉到撕裂般的疼痛。

    这是帝者以道则凝成的杀刀,大圣肉躯也扛不住。

    所以,林凡就不挣扎了,只是这般淡漠的直视这帝皇,道:“你名号是什么?”

    这帝者一怔,随后失笑:“是想记住本帝名号,日后报仇吗?”

    林凡眉角一挑:“怎地?不敢吗?”

    “不敢?”帝者怪笑:“哪怕你真的是大圣,但终究只是圣,在本帝面前如蝼蚁。”

    “是吗?”林凡轻笑。

    帝者道:“记住,本帝名浩天。”

    “浩天帝者?”林凡点头:“我记住了。”

    “刺啦。”

    胸膛被剖开,这种痛楚无法形容,让林凡都疼得痉挛。

    这也太恐怖。

    他的圣境肉身多么坚固不朽?

    就算是圣皇全力一击肉不一定能够撕毁。

    可对于这帝者的一刀,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就这般轻易的被剖开。

    帝者眼中好奇之色更浓,甚至都起身,目光灼灼,向林凡被剖开的心脏看来,赞叹道:“古人诚不我欺,传说竟然为真。”

    “什么?”

    “莫非走上那条路的妖孽,真的会蜕变成黄金心脏吗?”

    “不对!是会长出第二个心脏来!”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这心脏,是走上那条道路的妖孽的第二神魂海吗?怎么我在这心脏之上感觉到浩瀚神威弥漫!”

    一群帝与圣都惊呼。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都凑到林凡身前来,在透过他被剖开的胸膛,观看他的心脏。

    “好奇特,与一般圣者迥异。”皇啧啧称奇,且像是突然想到什么,道:“快快去寻一个天人界圣皇战仆来,剖开他的胸膛,仔细查探两者到底是否有区别。”

    他不仅开口,还向前走来,以手指跳动林凡敞开的心脏,可劲的扯开胸膛,要让林凡的创口更大,可以更清晰与详细的看见林凡迥异常人的心脏。

    这很疼,钻心的疼。

    肋骨本就被剖开,现在更是往两边可力的拉扯。

    很快,一个浑身血污,可身上有恐怖铁血味的男子出现,他赤果上身,露出健壮身形,身上狰狞伤痕何止千道,如蜈蚣般爬满他整个赤果身躯。

    他皮肤呈古铜色,给人一种压迫感。

    很明显,这男子定然是千万战余生的那种人物,身上杀气太浓了。

    他进来,瞥了一眼林凡,眼中涌现一瞬的激动,随后,那激动的光芒暗淡了去。

    “天人界。”

    林凡心中叹息。

    这就是天人界之人,在这第七界的待遇与下场吗?

    战仆。

    比奴役都不如,是生是死,主人一声可定。

    “躺下。”皇看都没看这圣皇级的男子一眼直接发令。

    这男子也没多想,直接就躺下,很显然,他已经顺从了。

    又是那个帝者出刀,剖开男子胸膛,鲜血直流,可这男子眼神无波,竟然是连一丝痛楚的表情都没表现出来。

    “来看,果真不同。”帝者像是发现新大陆。

    一群帝与圣都仔细观看,在对比林凡与这战仆的不同。

    “摘出他们的心脏来,想来,他二人是圣,就算摘了心脏也不会死。”

    有人残忍提议。

    可偏偏这些帝与圣都赞同点头,且立马就要动手。

    “吼!”

    林凡震吼!

    根本不能容许这种事发生。

    第二个心脏,他一直都未窥透其密。

    可是他知道关乎甚大。

    甚至于,是他能否真正成为大圣的必要条件之一。

    好像,这第二心脏,就是大圣的圣力源泉。

    “呵呵,挣扎?有用吗?”

    圣冷笑。

    林凡震怒的大吼,可是根本没用,挣脱不开。

    皇亲自走来,要亲手摘下林凡的心脏。

    林凡睚眦欲裂,他已经感受到,皇无情的双手,已经触摸到他的心脏,平日,揪着疼只是描述。

    可今日他真感受到,心脏真的被人揪着,就像是扭瓜一般,皇在扭动林凡的心脏,要将他从各种血管上扭下。

    “慢着。”

    便在此时,悦耳声音起。

    婉瑜来了,根本无人敢拦阻她,直接便迈步而来。

    皇瞳孔一缩,看向婉瑜:“婉瑜姑娘前来所谓何事?”

    婉瑜优美行礼,道:“我家公子让我将林凡带走。”

    皇脸色一沉:“旭阳在说笑吗?”

    婉瑜摇头,道:“大人应当知晓,我家公子从不说笑。”

    皇脸色更难看:“本帝皇要知道原因。”

    婉瑜苦笑道:“魔尊宫围猎将启,公子缺一个无敌的战仆。”

    皇点头:“本帝明白了,只不过,这人你带不走。”

    林凡一直静静听着。

    少将军要将他收为战仆?

    严格说起来,这少将军算是他在这第七界唯一一个觉得还行的人了吧。

    落在少将军手上,总比落在其他人手上好。

    至少,就算是死,也是轰烈的战死。

    他倒是希望自己真的能够成为少将军的战仆。

    至少要先摆脱当前忧患。

    婉瑜温婉一笑:“我家公子想要的人,从没有得不到过。”

    “是吗?”皇倒背双手:“那是别人,在我这里行不通。”

    “是吗?”婉瑜不置可否,且拿出一块暗黑令牌:“有它呢?”

    皇脸色大变。

    呵斥道:“胡闹!这旭阳简直胡来,为了一个罪徒,竟然动用将军令。”

    婉瑜笑颜如花:“我家公子是否胡来,倒不是妾身能够言说,只是公子交代我做的事,我便会做到,不知大人能否行个方便。”

    皇眼神中出现犹豫与挣扎之色。

    以他的身份,自然是可以不管少将军的。

    可,他身后的那人,他不能不管!

    只因,少将军身后的那人,是这第七界的第三号人物。

    第一,当然是魔尊。

    第二,当然是魔后。

    第三,就是少将军的父亲,人称斩天将!

    这块暗黑令牌,魔尊亲自赐予,持之,可调动天下兵马。

    代表的,便是斩天将。

    婉瑜笑着:“其实大人有所不知,公子已经代将军执掌此令八十年。”

    一句话,所有人动容!

    “好,带走他,围猎之后,我亲上将军府将他带回来。”皇答应。

    不得不答应。

    执掌此令八十年,这句话足够了。

    “谢大人成全。”婉瑜对皇的话不置可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