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7章 能否万法不侵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魔尊自不会阻止自己的珏去帮助林凡。

    这般多年来,对林凡的亏欠已经足够多。

    只不过,他还是在强调,不能让林凡知晓珏的真正身份,只要不知道真实身份,那怎么都行。

    珏公主笑了起来,很美丽,道:“那我将他收为近侍如何?”

    “没有这个先例,他只是一个战仆,按道理,战仆是没有资格的。”魔尊皱眉。

    “只要父皇你不阻止就行,其他的,女儿自己会去安排。”

    珏公主抱着魔尊的手臂,在撒娇。

    “好吧,但你务必小心,他太聪明了,你稍有破绽,也许他就能看破你的伪装,知晓你的身份,到时候平增变故。”魔尊皱眉,但想想之后,还是没拒接。

    他可是知道,这第七界想要林凡死的人太多了。

    虽然被少将军收为战仆,可那个身份太低了,且,若是那些想要林凡死的人,没有机会动手,那么肯定会有各种手段层出不穷。

    但若是林凡能够成为公主近侍,那不管是谁想要动他,都得去想一想,来自珏公主的愤怒,是否能够承受得住。

    魔尊对魔后说的是不管,但其实上又怎能不管?

    将军府中。

    林凡已经整整十八日没有迈出房门一步,一直在苦苦思索,何为同化。

    偶有灵光乍现,似抓住了什么,便一直沉浸在其中。

    前面已经说过,神技,之所以以神为前缀,那是因为,神技,严格来说,便只是一种框架。

    而框架之中的一切建筑,皆需后学者去自己填充与构建。

    林凡领悟的同化,指的是同化他人之法则,化他人法则为己用。

    灵光乍现故而他在精研。

    十八日一闪而过。

    夜幕降,林凡小院之中陡然爆发蔚蓝光泽,竟将这占地百亩的将军府都渲染得如同在星幕下,在闪烁光泽,夺目而绚烂。

    而整个将军府内,所有的圣道强者,哪怕是一些临帝之圣,在被这蔚蓝光泽照耀下,竟然都有一种体内法则要窜出与那蔚蓝相融,成为其中一体的直觉。

    这还是临帝之圣的感受,而那些圣皇及以下的强者,则更加是不堪了,体内法则与秩序哗啦啦飞出,化成繁华与璀璨的符号,溶于那蔚蓝的光泽去,这让他们惶恐与震怒!

    到底是谁?

    竟敢这般胆大,对整个将军府动手,不怕死?

    “汹!”

    凶威滔天,这将军府中,陡然爆发一股极强的威势,恐怖的气息若狂风卷千丈。

    这是帝!

    绝对是帝威!

    这蔚蓝的光泽,自然是林凡发出的。

    他沉浸在这种美妙的感觉中,好像,蔚蓝光泽笼罩之域,化作了他的绝对主场,在这蔚蓝光幕下,他便是道的化身,是这天地的共主。

    那么,能够万法不侵吗?

    帝威爆发。

    将他从美妙的感觉之中逼出退出,只是一瞬,他便感觉到自己的神魂被锁住!

    危险!

    致命的危险!

    这是何等层次的帝者?

    怎地这般恐怖?

    莫非是斩天将吗?

    便在此时——

    “住手。”

    少将军的话语响起,道:“这只是林兄的一次悟道,都该干嘛干嘛去。”

    帝威散,诸多圣威隐没,此地,再次平静。

    少将军走入房中,看向林凡,笑道:“恭喜林兄。”

    “偶有所获。”林凡也笑着。

    他很满意这次的悟道。

    前后加起来,将近一月时间,总算是明悟了同化。

    只不过,他有一种直觉,他此时明悟的,还能继续精深下去,还能在这条路上走得极远。

    “可不像是偶有所获。”少将军神情凝重:“那种光幕下,我都受到影响,像是体内的道与法要化作他人之道与法。”

    少将军神情凝重。

    这太恐怖了,他是谁?

    少将军!

    是整个第七届,最年轻的临帝之圣,亦被称作帝下至极。

    连他都能受到影响,那么其他圣道强者在这光幕之下,又能有多少战力?

    幸好!

    幸好!

    幸好!

    在这一瞬间,少将军连续在心中说了三个幸好!

    幸好这林凡,不可能与第七界真的为敌。

    幸好这林凡,终将有一日,会成为第七界之主。

    幸好这林凡,是那人的儿子。

    不然,他第七界真的危险了。

    他从不妄自菲薄,但自问,若是林凡成长到与他同境的境界,他打不过。

    甚至于,林凡这种人,生而便当横推一切敌,所有同境的对手,根本没有与他一战的资格。

    “旭阳兄在想些什么?”林凡笑问。

    少将军苦笑:“我在想,是不是该直接将你杀死,免除后患。”

    林凡笑着:“你不会杀我的,我从你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恶意。”

    说到此处,林凡也奇怪下来:“其实上,我从你身上不止不能感受到点滴恶意,甚至,我还感受到你的善意与真心。”

    少将军笑道:“是吗?估计是你的错觉吧,你可是我的大敌,是为了我入侵哪一届的唯一对手。”

    林凡一愣,道:“旭阳兄倒是太看得起在下了,天人界何其之大,还有通天等天神之子,又怎能轮得到我。”

    “他们不配成为我的对手,所谓天神之子,在我看来,蝼蚁尔。”

    少将军真的很霸气。

    所有天神之子他都看不上,包括那几尊早早就进入圣皇之境的神子都不再他眼中。

    林凡笑了笑,没有就这个问题上纠缠。

    “围猎还有多久?”林凡看向少将军。

    少将军道:“怎么?等不及大开杀戒?”

    林凡眼神眯起,一丝丝寒光迸溅而出:“犯了错,总得有代价。”

    少将军笑了笑:“我是不是该提前为他们默哀?”

    林凡不置可否:“能将那日的所有人都拖进血杀场吗?”

    少将军道:“尽量吧,只不过其中有临帝之圣,你确定能搞得定?”

    “总得要试试。”林凡眼神看向别处。

    当日在扼龙营,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试验用的小白鼠,那般折磨,那般痛楚,怎可用言语去描述清楚?

    “好。”少将军看着林凡,这也算不是保证的保证吧。

    毕竟,这件事的主导者并不是他,还要看珏公主的意志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