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7章 何为残忍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本帝说够了!”

    皇再次怒叱,且阴森森盯着林凡看。

    “你说够了就够了?你算什么东西?”林凡亦冰冷回敬,且面向珏公主,道:“敢问公主。”

    珏公主道:“你说。”

    林凡道:“我可否点战对手?”

    珏公主眉头一皱,没有说话。

    可已经引发一阵惊呼。

    这林凡是在搞事情!

    很明显,他是准备将他的仇人全都犁上一遍。

    现在,是在问这珏公主。

    “笑话,你区区一介战仆,哪里有挑战的机会?”皇冷笑,他看向公主,道:“殿下,吾界从未有过这等先例在前。”

    皇身后的诸多曾折磨过林凡的圣人,心中也都顿时一缓。

    的确,第七界就没有战仆挑战他人的先例。

    这公主,也不会破这个例。

    不然会触动太多利益。

    林凡瞥了一眼皇,道:“莫非你耳聋?未曾听见公主曾言,要打破一些规则桎梏,为这围猎会制定更合理且公平的选拔机会吗?”

    “你说什么?”皇爆吼。

    他今日怒吼的次数,比他几百上千年加起来的次数都还多。

    “他说的的确正确,只要他不挑战比他低境界的都可以。”珏公主发话了。

    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兄长这么正面与皇硬刚?

    所有人都傻了。

    皇傻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珏公主。

    所有人也都傻了。

    莫非,这公主殿下,就看不出林凡的真意吗?

    这不可能。

    那么,是否是,魔尊宫将要动一动国舅府的征兆或者讯号?

    有人眼神眯起来。

    看来,怕是要与这国舅府保持些些距离。

    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不……”

    珏公主刚说话,便有圣者凄厉叫喊。

    若珏公主真允许林凡挑战,那么按照围猎会的规则,你就必须应战,不然那下场很可能比死更惨。

    也就是说,他们死定了。

    “公主仁慈。”林凡笑了。

    他本来想一直伪装,一直伪装,直到杀光所有人。

    只不过,有少将军传音,给他说了一件事。

    所以,他没必要在掩饰,那种掩饰,太不过瘾,太不爽快。

    现在在他看来,明显的,自己被当做刀了,是魔尊宫手中的刀,是劈向势力越来越大的国舅府的利刃。

    可那又有什么稀奇。

    “请来一战。”

    林凡看向提议解剖他的圣人,很有礼貌,真的就像是江湖中友好切磋前的礼遇。

    只不过,这圣人则是瞬间颓坐在地上,满脸发白,双目空洞。

    “请来一战。”

    直到林凡第二次邀战之音响起,他才惊醒过来,在地上爬行,抱住皇的大腿,可劲的哀求——

    “尊上,跟随您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求求你救救我,我刚刚成圣百年,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他哀求。

    只不过,皇没有开口。

    此时,他心乱如麻。

    就像是诸人猜测的一般,他同样在想,这是不是魔尊宫将要向自己动刀的征兆?

    很快,他打定了注意。

    试试。

    起身,帝皇威压笼罩全场,看向珏公主:“这场战斗,本帝不答应。”

    珏公主挥手,让身后诸多准备怒叱的宦官退下,看向皇,道:“为何?”

    “从未有过这等先例,圣者本就是贵族,战仆则如牲畜,牲畜岂能向高高在上的生灵挑战?”

    这就是皇的理由。

    阶级,这是第七界永恒不变的旋律。

    所有在场中的战仆,眼中都露出悲哀之色。

    这皇,说的是事实。

    珏公主冷笑:“规矩,便是用来打破,需要推陈出新,我第七界才蒸蒸而上。”

    皇道:“我要面前无上的陛下。”

    珏公主眼神虚眯:“本公主说的话不管用吗?”

    皇道:“不敢,可这关乎太多,臣需亲自面圣。”

    珏公主脸色寒了下来:“持父皇御令,你敢违命?”

    皇眼神一眯:“公主年幼,怕是一时犯了糊涂,若是时候查实为真,臣自会请罪。”

    今日无论如何,他都要保下这几人。

    不然,他皇日后如何去寻走世间?还谈何横行天下?

    这几人,天下皆知,跟随他的时间至少都在三五百年,真的属于功臣。

    若是他皇连对他立下汗马功劳的麾下都保不住,日后谁敢投靠他?

    更何况,还是被一个战仆杀死。

    “好狗胆!”珏公主身后那个大宦官出面,冷冽无比的盯着皇,道:“你可是要与咱家做过一场吗?”

    “不敢有劳大公公,只不过这件事关乎甚大,请恕在下不能遵命行事。”皇开口,且看向身后:“还不走?嫌丢人不够吗?”

    “舅舅,你要挑衅我的威严吗?”

    珏公主脸色冷了下来,且挥动手中御令,顿时有恐怖破空声传来,竟是在他挥动御令瞬间,便来了整整四个军团!

    皇的心沉了下来。

    很明显,他若是强制性想要带这几人离开,那么,就是正面的开战。

    那么他的罪名会是什么?

    谋逆?

    造反?

    弑君?

    眼神沉重且无力的看向这些跟随他百年的老人。

    他是真的没有做好那个造反的准备啊。

    就这么放弃吗?

    这些人都绝望了。

    跟随皇百年之久,皇的每一个眼神,他们都能领会其意。

    他们,没救了。

    知道自己没救必死之后,竟然反倒是放松了下来。

    “所以,你们谁先来?”林凡笑着,很灿烂。

    这几个曾经折磨过林凡的圣道强者,彼此相视一眼之后,竟似不约而同的走出。

    很显然,他们选择围攻。

    除了这样,以希图一个侥幸外,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一群蝼蚁加起来也是蝼蚁,永远化作不了苍龙。”

    林凡冷笑,冷冰冰看着这些冲杀向他的圣者。

    共有四人,可最高修为者,不过是圣君,根本不够看。

    “林凡!今日老子就算是死,也要咬你一块肉!”

    一个圣君大喊大叫,咆哮着冲杀而来,结果却是被林凡一指点出,顿时,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林凡化四象阵法于那一指间,将这法阵打入圣君体内,禁锢了他的神与魂,锁了他的筋脉,断了他的膝盖,他自然是只能跪伏在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