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9章 你想报仇吗?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啧啧。”寅虎怪笑:“然后呢?”

    奇谈心中惶恐。

    他是丹师。

    最是明白神魂对人的重要性,且也知晓上古的某些秘事,好巧不巧的,关于邪丹师,他也知道。

    “寅提督,在下可是圣丹师的门人,虽然在尊上门下并不出彩,不受重用,可你也知道圣丹师……”

    奇谈心中不安与惶恐更甚,所以,他只有拉出圣丹师这尊大神来,想要借助这尊大神的威严,让他逃过一劫。

    可很快,他的眼神凝固了!

    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如电流一般,击遍了他全身!

    “真是好可怜。”林凡都在叹息了,这奇谈真够可怜的。

    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情况,就竟是谁要让他死,且还妄想拿要他死的人来当作最后的保命底牌。

    他都快看不下去了,这天下怎么会有这么白痴的人。

    “继续啊,可怜的人,你真的是蠢笨如猪啊,不不不,应该是这天下人都是蠢笨如猪啊……”寅虎哈哈狂笑。

    奇谈浑身一个激灵,随后便是冰凉彻骨。

    他想起了很多往事。

    圣丹师广收门徒,且不限资质,第一批招的门徒就足有三千。

    第二批还是三千。

    ……

    这么多年来,圣丹师到底有多少门徒,不可计数。

    可整个天下,竟然没有听见这些门徒的点滴信息。

    好像圣丹师门下,就只有一个素阳一样。

    那么,这些门徒去哪里了?

    “你明白了?总算明白了?”寅虎眨了眨眼。

    “呵呵……嘿嘿……”奇谈此时的表情太诡异,那是一种信仰坍塌的狰狞与歇斯底里。

    咆哮,怒吼,凄厉等等。

    可都无用了。

    当寅虎捏动法决,口中吟诵诡异咒语时,奇谈只感觉头晕目眩。

    他的魂海,掀起了旋涡,这个旋涡,卷起所有魂力。

    而这旋涡的源头,就是吞魂石!

    感受着自己魂力一点点被吞噬,这是一种大恐惧。

    可偏偏却是,无论他怎么挣扎,怎么怒吼与咆哮,都是无用。

    此时,他才知道,原来从一最开始所谓的‘借’他人神魂开始,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若是他赢了林凡,也许能多活一段时日,可他输了,那么他的生命就很短暂了。

    他快死了,神魂只有一丝残留。

    便在这时候,他听见了曾经他极为痛恨的声音:“你、想报仇吗?”

    然后,他就看见一道人影出现在他的魂海中。

    这人影,分明也是神魂之力组成,可那吞魂石,却是奈何不了他,站在漫天旋风之中,可他却是稳如泰山。

    “林凡。”说出这两个字,奇谈就感觉自己的神魂快消耗完了。

    “我救不了你,可是我能给你一个机会,若是运用得好,可以重创你们口中的圣丹师。”林凡再次开口,充满了诱惑性。

    这是他突然升起来的念头。

    只因,他模糊能够猜测到圣丹师的心境。

    那是一种志得意满,那是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傲慢。

    他肯定觉得,自己分明就是一个邪丹师,可整个天下却是无一人知晓,甚至将他当作了丹界的标志性人物,送称号为圣丹师。

    圣丹师肯定飘飘然。

    所以,林凡怎么能让他这么快活,这么开心?

    “好,如果能报复那个欺世盗名的杂碎,我粉身碎骨都行。”奇谈开口。

    林凡笑了很灿烂,他出手了,留下了奇谈最后一丝灵识,然后将断魂丹炼化成毒雾,很均匀的洒在吞魂石上,融入被吞魂石所吞的每一分神魂之力中。

    然后他就消失不见了,带着笑意。

    “咔嚓。”

    奇谈的身躯就这么破碎了,像是他的身躯在一瞬间经历了几万载,风化成满地骨灰。

    “废物一个,偏偏没有那个觉悟自己就是一个废物。”

    寅虎冷哼,他走上前去,在骨灰中翻出吞魂石来,眼中闪过贪婪,可却是被他以大毅力压下。

    门开,狂风卷来,这其中的诸多尸骸尽皆成粉,被狂风一卷,点滴无存。

    “来人。”寅虎平静开口。

    有临帝前来,寅虎将吞魂石放在这临帝手中:“急速送往圣丹师手中,不容有失,务必务必要亲手交在他手中。”

    这临帝不耐的道:“不是第一次了,你放心就是。”

    临帝瞬间离去。

    这是一个广阔的山脉。

    方圆十万里内,尽皆是鸟语花香,草木遍地,灵药密集。

    而圣丹师,就在此地。

    这是他的老巢。

    蒲团之上,圣丹师盘坐于上,他白袍白须,慈眉善目,脸色红润,一看便是世外高人模样。

    只不过,当他睁眼时,那眼中闪过的一丝阴历,破坏了这种感觉!

    “该死!神魂斑驳不存,的确是大问题,我已经困在这个瓶颈太久,若是突破这个瓶颈就真的能突破,成为真正的圣丹师!”

    他在低声怒吼,就像是低沉的狮吼。

    脸色阴翳无比。

    邪丹师,见不得光,幸好他做事隐秘,且暗中有国舅府的扶持,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可他也算是发现了这邪丹师的局限与桎梏。

    最开始时,在丹道上的突破太快,一年时间,抵得过寻常丹师二十年功,可越往上,那种弊端就越明显。

    终究这些神魂不是他自己修炼而来,太斑驳,且都沾染上了他人的气息,所以更是制约了他的前进。

    这个制约,是全方位的,不管是丹道上,还是修道之上。

    神色变换,必须要想出破解之道来,长时间局限在这个境界,国舅府已经不满,若是……

    “尊上。”

    他心思沉迷时,门被丹童扣响。

    眼中陡然出现一缕厉色,可最后却是散去,和蔼道:“童子何事?”

    门外童子道:“寅虎提督的供奉到了。”

    “哦?”圣丹师眼中出现贪婪的精光,可嘴上却是道:“哎,那寅虎也算是孝顺,这般多年来,一直还记挂往日恩惠呢。”

    丹童沉默。

    这么多年来,他转送寅虎提督的供奉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圣丹师的话语都一样,习惯了。

    “既然是寅虎的一番孝心,总不能让他心寒,将他的供奉拿来,在去丹堂挑选些宝丹送还回去,也算是礼尚往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