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2章 随我去杀人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林凡持诛天与雷神对峙。

    林凡分明感知到这雷神眼中爆发出惊人的神采,那眼神太怪异,就像是看着一个悉心呵护的后辈终于成长起来,有欣慰,有欢愉。

    这让林凡心中发紧。

    雷神真的陨落了吗?

    这出现的少年雷神,应该他曾铭刻在天地之间的一道烙印才对,为何会有如此情绪化的表现?

    可不等他有何动作,这少年雷神便就这般化作雷光四散。

    “哈哈……好精彩,好精彩!我亲眼见证了一尊大圣的崛起。”

    便在林凡思索时,善意的调侃起,旭阳从远空踏云而来,笑眯眯。

    “旭阳兄。”林凡笑着,可随后却是脸色陡然一变:“糟糕!”

    只因那他看见了大片的断壁残垣,这辉煌的公主府被毁坏得不成样子。

    “没事,你尝了我不能达到的梦。”珏公主出现了,笑得很开心。

    林凡眼神复杂:“多谢公主殿下。”

    珏公主摆手:“这只是你的造化好,至于那些天宝等,本宫要多少有多少,你不必在意。”

    林凡蹙眉,片刻道:“欠了殿下大恩,日后无论我身在那界,公主但有需要,万死不辞。”

    旭阳哈哈一笑,眼神意味难明,随后试探般道:“你在此地成就大圣,魔尊陛下为你遮掩了天机,所以你成就大圣尊位之事,只有三五人知晓。”

    林凡瞳孔猛然一缩,脱口道:“为何?”

    珏公主不着痕迹的瞪了旭阳一眼,掩饰般笑道:“父皇常说有教无类,兴许是不忍见一个隽才死于卑鄙手段中吧。”

    林凡眉头皱得更深。

    他总感觉,珏公主一家对他都有莫名的善意,可像是有一只大手蒙蔽了所有的天机,让他找不出真实的理由来。

    “林兄,我感觉此时不是你忙着记情,感恩的时候。”旭阳被珏公主瞪了一眼,顿时尴尬笑着,赶紧岔开话题。

    林凡豁然看向旭阳,道:“可是三千里禁出事?”

    旭阳苦笑道:“是你的提督府。”

    “提督府?”林凡不解。

    旭阳解释。

    “一年又三个月?”林凡心中发紧。

    在他的感知中,自己就是睡了一觉,然后睡醒之后,就破了这桎梏,成就了大圣,可竟然已经一年多过去。

    “你还是快点赶去,阿弩与孟轲的情况都很不妙。”旭阳开口,有点尴尬道:“毕竟我只是外人,哪怕有心庇护他二人,可终究顾忌太多。”

    林凡眼中杀机开始出现:“他二人如何?”

    旭阳道:“阿弩邀天下战仆声势浩大,可也受到了很多针对,每日刺杀不绝,据说昨日他被人挑了心脉,若不是孟轲丹术大涨,怕是就要死了,而孟轲则是今早被人以断魂刃斩了一刀,伤了神魂。”

    “是谁?该杀。”

    冰冷的声音起,属于大圣的威压爆发,就连旭阳都皱眉。

    “你去吧,那一都之地虽然赏了给你,可此时,你的人连提督府都没进呢。”珏公主笑着。

    “他们敢抗命?”林凡看向珏公主。

    珏公主道:“父皇说了,你能坐稳这提督位,他许你组建十万大军,自己打出的天下,才是天下。”

    林凡沉默片刻:“替我谢过陛下。”

    林凡走了。

    在旭阳的讲述中,他已经知道,他的一都之地,便是老熟人囚牛原来的治下疆域。

    这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又或者,根本就是高高在上的魔尊陛下的有心为之,可谁敢去置喙。

    林凡其行如电,到了魔尊宫的传送阵后,早有侍卫筹备了一切,符文闪烁,林凡瞬息不见。

    提督府。

    囚牛眼神冰冷。

    坐下,爪牙齐聚。

    诸多爪牙皆在欢腾,只不过囚牛却是满脸冰霜。

    他被抛弃了。

    被国舅府抛弃,被他效命大半生的主子如丢一条老狗般的扔了。

    要不然,这方地域已经被明令赏赐给林凡,却是偏偏要让他竖壁清野,为何还让他在此地,以三千里郡王府前来接管的人对峙。

    甚至一道道刺杀的命令,都是出自他的手中。

    “效命一百三十载,结局这般心寒。”

    囚牛心中冰凉一片。

    可他不能挣扎,不能反抗。

    国舅府能屹立这般多年,甚至在早年间还敢想要去谋哪一个位置,手段自不用说。

    他的所有家眷,尽都在国舅府的掌控中。

    应该说,所有被打上国舅府标签的重要人物,所有的亲人都在那一人的手掌中。

    若是你判了乱了错了,你的至亲都会死。

    只不过是看你的错大错小而决定你的至亲死多死少。

    “都督,林凡麾下就这小猫两三只,竟然也敢与我提督府扳手腕。简直是不知死活。”一个爪牙狞笑。

    “哼、林凡一年多未曾出现,我估计早就死了。”又有人开口。

    囚牛只是静静听着,坐下之人全都是他的爪牙,只有一个身穿黑衣的老者不是,那是国舅府的人,是盯着他的刀,随时可以将他的命带走的刀。

    “哼、今日可也不能让他们轻松了,派三人前去,让他们好看。”囚牛冷哼,且道:“国舅高高在上,注视着吾等,天塌下来国舅爷顶着呢,更何况小小林凡。”

    诸爪牙狞笑。

    “阿弩。”

    躺在血腥气中的阿弩猛然抬头:“大人。”

    他热泪盈眶。

    一年多。

    整个郡王府一百来号人,现在只剩下不过十个!

    那九十多号人,要不就是被吓走,要不就是被杀死。

    他撑得太辛苦。

    林凡来了,先是一神魂扫了一眼阿弩伤势,这才松了口气,问道:“孟轲呢?”

    “他去提督府了。”阿弩气息衰弱。

    “什么?”林凡惊叫:“他是去找死吗?”

    阿弩苦笑:“从我们到了这都城后,孟轲每日都要去一趟,虽然每次都受尽侮辱,但他日日不绝。”

    话语平静,可林凡却是听出了阿弩声音中的屈辱与杀机。

    “一切都没事了,我来了。”林凡眼神阴冷。

    阿弩在热泪中点头,终于哭出声:“大人,有些兄弟死得好惨,死无全尸,魂飞魄散。”

    “杀十倍回来。”林凡开口,且将阿弩搀扶起来:“走、随我去杀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