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2章 能否压过那个死人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很不得了,林凡看得咂舌,简直是敛财有道,这天家绝对有极了不得的人物去谋划这一切,这让他很想见一见。

    魔尊准许他组建十万军团;且不用上供,但根据孟轲的了解来看,提督府的税收等,根本就不足与养活这十万大军,总不能让他亲自炼丹出去售卖。

    的确神往天外天后面敛财的人物。

    “狂风岛岛主佘狂人贺礼为——百年前天丹师刘谷璐蕴神丹一枚。”

    便在此时,那唱礼人开声,他将礼单唱出后,自己都楞了楞,赶紧又看了一眼,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之后,那握着礼单的手都有点颤抖起来。

    “什么?天丹师刘谷璐的丹药?”

    “怎么可能?第七界两千年来,只出了一尊天丹师,便是刘谷璐天师,可也在八百年前化道而终,尘世中这尊天师的丹药所剩不过十枚,怎地可能流落到这三千岛中?”

    “蕴神丹!蕴神丹啊……曾让帝皇都渴求的丹药,已成绝响,难道今日真能得见真容吗?”

    三千桌酒席,几万来贺者,尽皆震惊;全都起身,目光都死死的盯着被小厮捧在手中的那羊脂玉瓶。

    林凡都挑眉。

    圣丹师之后,便是天丹师。

    可炼制金丹之后的宝丹!

    想不到这第七界,竟然也出现了此等人物,眼中符文一闪,他将羊脂玉瓶看透,提前知晓了这蕴神丹真容,脸上露出笑意。

    这蕴神丹,应该名为天谴夺命丹才是,说直白点,便是与天夺寿,哪怕是帝者吞噬此丹扛过天谴,就能延寿三五年。

    故而有人直言,哪怕是帝皇都渴求这所谓的蕴神丹,半点都没有吹嘘。

    只不过,这所谓的蕴神丹,真名带了天谴两字,自然有诸多凶险,欲与天夺寿,自然是要准备好身死道消。

    “快快打开,让吾等得见天师遗作。”

    有人大吼。

    那小厮求救般的眼神,看向天外天,天外天眼神冷了瞬,不着痕迹的剜了一眼自己的长子,笑道:“那便都看看。”

    小厮将丹药小心仔细的摊在手中,顿时丹香浓郁,嗅到这丹香,诸人都觉得自己活力大增,一些老迈者甚至露出迷醉之色。

    “果真是蕴神丹。”一个老态龙钟,看上去快要行将朽木的老者颤巍巍开口,眼神复杂:“岛主大人,虽不合情理,可老朽依旧冒死问一句,此丹,可卖否?”

    其他命不久矣的老人,豁然回头,眼中都露出夺目的光,盯着天外天。

    天外天眼神微眯,可不等他说话,天门客便哈哈一笑,道:“此丹可是狂风岛主的孝敬,若是我天外岛将之出售,未免也太让人心寒。”

    “哎……”

    有叹息响起。

    那是诸多行将朽木的名宿的惋惜与不甘。

    “恭贺佘岛主。”

    “佘岛主,此次贺礼压盖三千岛,以后还望多多照拂。”

    “佘兄,小弟有一女,年方二八、性情温婉颇有姿色,听闻佘兄三子未曾婚配,可愿接这个亲家?”

    这佘狂定然是此次贺礼第一,是今年无可争议的天外岛之下第一实权人物,所有诸多本来与佘狂平起平坐的人物,都赶紧卖好,甚至不惜将女儿送出。

    佘狂眼中止不住的喜意,可却是苦笑,道:“诸位可就别打趣在下了,有天下第一的林都督在此,区区蕴神丹,岂敢称这贺礼第一?莫非诸位兄弟是要将我夹在火上烤?”

    林凡眼神陡然眯起!

    “哈哈哈……佘岛主可莫要玩笑,都督的贺礼可不算入这贺礼品评中。”天门客眼神一闪。

    林凡心中冷笑。

    原来在这里等自己呢。

    佘狂正色道:“无论都督何等身份,但至少在此时,他只是如我等一般的宾客,在这贺礼上,总是要送贺礼,且,身为名至实归的天下第一炼丹师,有他在,其他丹师尽皆土鸡瓦狗,这贺礼第一,在下实不敢当。”

    “说的正是!我第七界自古以来,何曾出过天下第一丹师?林都督就在寿宴中,有他在,任何丹药都别想独占鳌头。”

    “哼、什么天丹师?在都督面前都是笑话,也即是都督还未曾拿出逆天的丹药作为贺礼,不然岂会有这蕴神丹出彩的机会?”

    从这三千桌的各处,传来各种叫嚣声。

    林凡眼神更寒了,这是捧杀?

    看似恭维他,可若是他真的拿不出将这蕴神丹压下的丹药,那他岂不就是浪得虚名?沽名钓誉?

    眼神眯起,看向一脸笑意的天门客,很巧的是,现在的天门客,亦在看林凡,笑道:“林都督,可否让我等开开眼?得观天下第一炼丹师大作?想来肯定是要比蕴神丹好上不少。”

    “哈哈哈……那还用说?天下第一,这可不是说说而已。”

    “哼、佘狂,你想要一举出头的美梦,会被都督无情的击碎了。”

    ……

    “啧啧、就这般肯定?天下第一?山中无老虎罢了。”天不胜从外面走来,手中捧着一个红色的盒子,经过林凡身前时斜睨,道:“你林凡能炼制出压盖蕴神丹的丹药来?”

    话语中,尽是轻蔑。

    所有宾客眼神都眯起。

    天门客眼神一闪,哈哈笑道:“也许真是我们想当然了,哎呀呀……这倒是我想的不周全了,让都督难堪了,还望赎罪。”

    他说着赎罪,可哪里有半分抱歉的模样?

    “哼、何等可笑?若他林凡当真没有压盖一个死人的本事,他凭什么享有天下第一这个名号?”

    “说得对!他林凡若是不能拿出压过蕴神丹的丹药来,便需要向天下英雄道歉,坦陈他欺世盗名。”

    天门客刚开口,坐下诸多被安排好的宾客就欺哄,很冷冽,声若洪钟。

    “放肆!都督何等身份?岂能由尔等质疑?”天门客大吼。

    “什么都督?我第七界讲究事实,吾等如此做,何错有之?”

    天外天一直未曾出声,只是看着林凡,此时终于苦笑道:“都督,但说一句,能否有此等本事压过那个死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