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再遇神之子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随时阅读,。

    ;    宁辰站在雾海之中,仔细地回忆着先前的一剑,唯有亲身体会之后,才知道方才的一剑,是多么可怕。

    避不开,挡不下,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那一刻,仿佛天地都凝结住了,一动不动。

    暮白没再说什么,这一剑,是替暮成雪所还,这也是他作为长辈,唯一能做的事情。

    至于眼前的年轻人能领悟多少,就不是他要考虑的。

    宁辰的确被难住了,整整一天,眉头紧皱,始终不曾松下。

    亲历过这一剑后,宁辰手中的墨剑再也无法刺出一剑,他发现,自己不会用剑了。

    夜色落下时,墨剑归了鞘,插在天地尽头,宁辰远行去寻找弱水的踪迹。

    他不会用剑,带着这把剑也只是徒增负担而已。

    接下来的三天,宁辰再未动过天地尽头的墨剑,整日站在雾海中回忆那一剑,眉头紧蹙,一动不动,如同陷入魔怔。

    他错在哪里?

    混沌雾海之下,一道更大的漩涡不断的转动,新的东西正在凝形,这一次却不知道是什么。

    从那一夜后,暮白再未说过一句话,坐在那里,静静等候。

    第四日,宁辰试着拔出~墨剑,然而尝试了几次,却都不知道这一剑该如何出。

    天地是不可能被定住的,他有此感觉,毫无疑问是错觉。

    那一刻,他同样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仿佛精神和肉身分离一般。

    是快,又不完全是,那一剑,比起暮成雪出剑时,明显要慢上一分,但他面对暮成雪,并没有这种感觉。

    就如同暮白斩开雾海的一剑,刚开始明明很弱小,后来却越来越强大,最终化为无坚不摧的斩天之剑。

    时间一点点过去,夕阳将落之时,一直沉默的宁辰手中墨剑缓缓抬起,顿时,雾海翻腾,剧烈转动起来。

    剑未出,剑意先行,刹那之后,一剑掠出,三尺丈雾海瞬间分离。

    “哦?”

    一声赞赏的轻叹,暮白眼中划过一抹认同的光彩,虽然悟性平常,但专注力还算不错,悟了这么久,总算是刺出了第一剑。

    剑之真意,快、准、集中,单纯追求招式,只会越行越远。

    世间之人,太过注重招式,忽略了最本质的精髓,越是繁杂的剑招,浪费的气力也就越多。

    剑之真意,最初时,只是存在于这简单的一刺之间。

    连最初的一剑都做不好,学剑百年,等于没学。

    三尺,一剑的长度,亦是学剑的开端,他学剑四十年,方可开万丈混沌,此子第一剑能开三尺,已是不错。

    他记得,剑二昔日第一剑开荒河,同样也开了三尺,剑三至今还未做到,唯有剑一悟性最高,第一剑便开了十三尺。

    暮成雪不修剑道,不过,天资和悟性古今难寻,一剑便截断了百丈荒河。

    混沌雾海中,宁辰自然不知道这些,看着手中墨剑,陷入沉思。

    他似乎想明白了一些,却又有更多的地方不懂了。

    他能开三尺混沌,但是,也只有三尺。

    剑前,哪怕一分,他都无法做到。

    这一夜,宁辰上了陆地之后,拎着剑,恭敬地朝着暮白行了一礼。

    “暮白前辈,晚辈要走了,再次感谢前辈的指点”

    昨夜,他已发现了弱水的踪迹,今夜过后,不管找不找得到彼岸花,他都不会再回来了。

    暮白没有回应,他该说的话,在一夜已经说完,再没有什么可说。

    宁辰坐着鬼轿离去,墨剑归鞘负于腰后,极东之地,还有须臾之地他未寻过,昨夜他在一处峡谷外见过弱水曾经流过的痕迹,只是时间不多,他没有进去寻找。

    鬼轿西南而行,急掠而过,明月高挂之时,到达了峡谷之中。

    荒芜的峡谷,什么东西都没有,一片荒凉和苍茫。

    深入峡谷百里之后,四周变得更加荒芜,没有生机,没有声响,有的只是万古不变的静寂。

    这样的景象,他如此的熟悉,和地府几乎一模一样,冰冷,寂静,毫无生气。

    峡谷的山壁下,依稀有着弱水流过的迹象,但弱水已经干涸,半点不存。

    宁辰眉间有着不解,这里若是弱水的源头,怎么会干涸。

    弱水和普通的水不同,不会蒸发,只要没有人移走,永远都不会消失。

    再走百里之后,弱水留下的痕迹开始沿着山壁向上,一直蔓延到眼睛看不到的地方。

    宁辰没有选择,唯有跟着弱水的痕迹前行,看看是否能寻到彼岸花的踪影。

    山路崎岖,艰险难行,不过对于鬼轿来说,却没有太大影响,半个时辰后,突然,一株红艳的花出现在远方的石岩上,夜色下,傲然**。

    宁辰神色一喜,急掠上前,几乎同一时间,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掠向前方。

    两只抓向彼岸花的同时,相视一眼,旋即毫无犹豫地一掌拍出。

    “神之子”

    “知命侯”

    同时被震开的两人,先是诧异,然后无穷的战意爆发。

    “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的缘分”君少卿轻声感叹道。

    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昔日被他一掌打下山崖的年轻人,后来会引起如此大的动静。

    “神之子风采,在下同样一生难忘”宁辰平静道。

    可以说,神之子第一次让他见识到了武道强者的强大,在那之后,他也拜其所赐,在轮椅上一坐,就是几个月。

    “你也来寻边彼岸花?”君少卿开口问道。

    “恩”宁辰点头道。

    石岩之上,彼岸花绚丽绽放,两个相隔不过十步,却没有一个人妄动。

    “你若交出生之卷,彼岸花我可以让给你”君少卿缓缓道。

    “你认为可能吗?”宁辰反问道。

    两人交谈,平静不带一丝火气,就仿佛老朋友相见的叙旧。

    然而,交谈总会结束,再次相见,两人依旧是敌非友。

    “话不投机,手下见真章吧”

    君少卿神色冷下,四周气压立刻降了下来,强大的气息澎湃,不断蔓延,威势惊人之极。

    宁辰神色也凝重下来,很久之前,神之子就被称为先天之下第一人,如今再见,似乎更强了。

    先天下的巅峰强者,他见过不少,冥子,夏子衣,还有未踏入先天之境时的沐千殇,等。

    在这些人中,神之子毫无疑问也是出类拔萃的。

    若非那个女人存在,神之子或许称得上他见过最强的接天之境强者。

    宁辰身后墨剑轻颤,周身气息缓缓运转,相应的痛苦伴随而来。

    既然不能久战,那便速战速决。

    剑指气息凝而不发,宁辰脚下首动,剑指破空,划过一抹银色的流光,直逼神之子心口。

    君少卿侧身,银色流光同时改变方向,横划而过,惊起一片灿烂的雪光。

    宁辰以快对强,尽量不给君少卿还手的机会,剑指之上,银色光华凝聚霜华,挥洒出一道又一道凌厉的杀光。

    君少卿脚步移动,避开一道道剑光,同时掌聚真元,澎湃而出。

    指掌相对,宁辰硬吞三分伤势,剑气透指而出,瞬破神之子掌心。

    君少卿眉头一皱,功体运转,一掌震开前者。

    “你不该这么弱的”

    君少卿缓缓道,生之卷所铸根基天下无双,但他在宁辰招式间,感受不到那种绝对的强大。

    天下间,几乎所有的招式都要靠着真气催动,而宁辰给他的感觉,招式精妙,却后劲不足。

    “再次相见,你让我失望了”

    话声落,君少卿手一举,招起天地变,惊雷掩四面,狂风怒岚中,再现的惊世之招,沟动天象变化,神之子手上,雷鸣滚滚,撼动天地,威势恐怖的要将天地都撕裂开来。

    “暗之雷”

    暗之雷再现,乾坤震爆,寰宇倒悬,峡谷之上,山石崩摧,不断塌陷。

    机会到来,宁辰身后,墨剑铿然飞出,刹那间,宁辰急掠而出,一把握住墨剑,三尺禁区,一剑开天。

    “呃”

    剑入心口,君少卿一把抓住墨剑,强忍剧痛,右手强硬回招,怒雷澎湃,轰然一声震飞眼前之人。

    宁辰落地,连退数步,呕出一口血,稳住身形。

    剑气入体,君少卿血气一阵剧烈翻腾,功体运转,强行压下心脉中四蹿的剑气。

    “你见过荒城的剑”君少卿沙哑道。

    “很重要吗?”宁辰以剑拄地,冷声道。

    “此次是我大意了,下一次,你便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话声落,君少卿脚下一踏,化为一道流光,转眼消失黑夜中。

    宁辰也没有去追,拄着剑一步步走到彼岸花前,轻轻拔起,旋即坐着鬼轿离去。

    神之子不愧是神之子,那一剑,换作别人,绝对不可能反应过来。

    君少卿能在最后的时刻,抓住墨剑,这种反应能力,世间少有。

    可惜,没能在此将其除掉,他很清楚,神之子离先天已经很近,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相见,会更加艰难。

    鬼轿西行,快至极点,与来时不同,此时是背对东方日升的方向,会多出一些时间。

    天地尽头,第一缕晨曦照在暮白身上,然后,迅速从东向西蔓延。

    天地从东到西开始亮起,鬼轿疾驰,在与时间赛跑,远处的东方,黑夜与白天的分割线,不断西行,这一刻,就如同人间和地狱,看似遥远,实际不过咫尺之间。>

    ...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随时阅读,。搜狗小说高速首发一品带刀太监,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