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但求上天,真的有仙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世道纷争十数载,今朝故人还。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的小说

    荒凉的无泪城,王女归来,暗红色衣衫随风轻舞,双眸看着毁去了城,悲伤难掩。

    无泪失声,唯有无言的悲痛,昔日荣耀王女,今日漂泊哑女,萦绕眸中的泪光,终究还是没有落下。

    城无泪,人无泪,今生不再流泪。

    残宫断殿,雕栏倒塌,到处都是一片狼藉,显示着昔日一战的惨烈,顶峰的王者,辉煌半生,最后却死在了暗潮的阴谋中,可悲,可叹。

    父王,红无泪看着眼前被毁去的王殿,此刻心中千般苦痛,崩似风雨。

    “恩?”

    就在这时,远方一道紫衣华妆的妇人出现,还未至,强大的气息,已让人紧张异常。

    当世四王之一的紫王,现身无泪之城,迈步上前,双眸扫了一眼四周,露出一抹异色。

    方才是她的错觉吗,她总感觉有人来了无泪城。

    百里之外,暗红流光汇聚,红无泪走出,回首看向身后的无泪城,旋即,脚下一踏,迅速远去。

    在没有查清楚当年的真相前,这里的任何人都不能相信。

    书院,小院,红无泪回来,看到公子不在,便知道公子可能又去经纶阁二楼听戏了。

    那位戏女,她多少听过一些,是书院的一位半尊,修为仅次于院首,强大异常。

    她闯不过一楼的书生那关,所以,她没有资格上去,对于这位书院的传说人物,一直未曾见过。

    那一日,院首的话,她记在心中,只是,想要公子帮忙,非是易事。

    人情,筹码,她必须能拿出一样。

    她不是若惜,在公子心中没有那么重要,人情两字,对她而言,不现实。

    至于筹码,世间能打动公子的东西,少之又少,她必须要好好想想了。

    安静的小院,落叶飘零,红无泪苦思,不觉渐渐天黑。

    “魔轮海”

    突然,红无泪双眸闪过耀眼的光华,只有它了。

    然而,在想过这个地方后,红无泪又犹豫起来,难以下定决心。

    公子要找超越人间的力量,她知道的只有此地,但是,这是绝地,人间禁地,比原始之地还要恐怖的地方。

    她年幼时,父王曾无意间提过此地,说起,世间若是有真仙,这里是最可能的地方。

    父亲也说过,天地有限,人类的极致最多只能是先天,而不能成为真仙。

    不过,或许三万年前,又或许更早,人间有仙。

    真仙,只是一个称呼,代表着那些力量突破人类限制的存在,但,究竟存不存在,无人可知。

    传说,若是突破真仙,人类之躯,也是有可能与神明一战。

    魔轮海有一座仙殿,公子要寻找的超越人间的力量,或许在其中能找到答案,只是,也可能一进魔轮海,再无出来的机会。

    此地难寻,除了几个最顶级大教,世间知晓此地的人极少,至于仙殿的位置,就更是少有人知。

    这是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筹码,她不知道公子如何抉择,但希望这个消息能换公子和她走一趟无泪之城。

    经纶阁二楼,戏女唱戏,三位书院老前辈依旧在下方看戏,旁边,红衣同样安静坐在那里,看了已整整一日。

    “年轻人,你才这么大点年纪,不要像我们这些老头子一样,整日暮气沉沉,年轻人还是要有点朝气为好”

    一位老者随手将一坛酒扔了过去,开口道。

    “多谢前辈提醒”

    宁辰接过酒,喝了一口,平静应道。

    “无药可救了”

    老者轻叹一声,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一个如此大好年华的年轻人,变得跟一个老妖怪一般,冷静的似乎从来不会冲动。

    “蝶姑娘的戏,唱的是越来越好了”

    台下,另一位老者开口,赞扬道。

    “年轻人,你来书院的目的是什么?”第三位老者出声,问道。

    “院首亲自相邀,不得不来,另外,寻天书,借其力,冲击三灾”宁辰诚实道。

    “你的实力,已足以傲视天下,何必非要自寻死路,你不会不知道,以你身上的杀业,真正的业火大灾,是不可能度过的,毕竟这方天地,不可能允许你这样的人存在”第三位老者淡淡道。

    “我需要找到人间之上的力量,如今实力,不够”

    宁辰喝着酒坛中的酒水,应道。

    “所为何?”第一位老者问道。

    “救人”宁辰回道。

    “已死之人?”老者继续问道。

    “恩”

    宁辰短暂沉默,旋即点头道。

    “情之一字,伤人伤己”

    老者不再多问,感叹一句,这个年轻人,日后要度的劫,必定将会前所未有的可怕,情劫,魔劫,众生劫,其他不说,情之一劫他已避不过。

    至于魔劫和众生劫,如此杀业加身,避过的可能也几乎没有。

    “铿铿铿”

    锣鼓声急促,今日大戏,将军令将近尾端,宁辰放下手中酒,起身握刀,脚下一动,身影瞬息上前,妖刀转锋,迎刀而上。

    铿然交锋的双刀,在疾光电闪中,划过耀眼的锋芒,水袖长舞中,艳刀惊鸿,刺啦一声,红衣割裂,一滴滴鲜血无声滑落,染红石板。

    台下,三位老者静观,眸中闪过感叹,此子,果然才是真正的疯子。

    从前他是剑上的巅峰,今日,或许,要说是刀剑的巅峰。

    短短数月,他们见证了一位疯子的迅速成长,学武,融武,证武,快的惊人。

    非是天资有多高,而是这份魄力和意志,着实非是任何人能比。

    刀神演武,的确是最好的学习机会,但是敢和刀神交锋,更快学武,就要有常人难及的魄力。

    花中蝶一样是疯子,不会对任何人留情,既然有胆上前,活着是运,死了是命。

    换做他们年轻时,即便有这样的机会,能不能有这个决断,他们没有把握。

    “铿铿铿”

    紧促的锣鼓声越来越急,今日的戏似乎格外长,红衣身上,伤也越来越多,不动剑,只用刀,何人敢逆刀神之颜。

    “咚”

    最后的鼓点落尽,双刀最后对碰,红衣飞出,嘭地一声撞在墙壁上,旋即落下,嘴角鲜血溢出,又一次败了。

    台上戏止,花中蝶重新恢复理智,莲步一踏,走下戏台,拿过宁辰刚才喝过酒,也不嫌弃,直接灌了一口,开口道,“进步不小,不过,还需要再练”

    “多谢蝶师姐赐教”

    宁辰擦掉嘴角鲜血,道。

    “不要死了”

    花中蝶语气少有的认真一次,正色道。

    此子,让她欣赏,不论刀还是剑,都是需要千锤百炼才能成为唯一,如今的年轻人都太浮躁,像眼前这样的疯子,已经越来越少了。

    做人总是要有几分痴,不管痴情,还是痴武,不付出,就想要有收获,终归会落入下成。

    “恩”

    宁辰点头,在找到救醒鬼女之法前,他不会死,任何人都不能夺他的命。

    “蝶师姐,三位前辈,时间已不早,我先回去了”

    戏已结束,宁辰不再多留,朝四人客气一礼,旋即下楼去。

    “你们三个老头,是不是也该走了,莫非还要等着看本姑娘换衣服吗?”

    花中蝶扫了一眼三位老者,淡漠道。

    “呵,不敢,告辞”

    三人起身,拍了拍衣服,旋即也晃晃悠悠下楼去。

    四人离开,花中蝶迈步回内堂,退下戏装,洗去铅华,换回蓝色裙衫,对镜梳妆,娇俏的容颜,让人丝毫看不出这竟是一位实力直逼至尊的可怕强者。

    小院,宁辰迈步走回,院中,红无泪还在等候,看着前者回来,上前行礼。

    “何事?”

    宁辰看出眼前女子有所求,平静问道。

    红无泪握剑,在身前地上写下十几个字,所求,所付。

    宁辰看到魔轮海三个字,眸中闪过精芒,他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过,红无泪知道他在寻找什么,寻常东西,对他毫无意义。

    “此地,有何物?”宁辰问道。

    “仙殿”红无泪又写下两个字。

    仙?宁辰眸子眯起,世上真的有仙吗?至今为止,五域之中,尚无一人,能越过那座龙门,人类的极限是先天,而不能成为真仙,这已成为共识。

    “若是你所说为事实,我会和你走一趟无泪之城”宁辰收回心思,承诺道。

    红无泪闻言,眸中闪过激动之色,再次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先行答谢公子之恩。

    宁辰站在原地,双眼看向极远方,一抹精光闪烁,仙殿吗,但求上天,世间真的有仙。

    ……

    中州西边,皇朝起战,马蹄奔腾,万里战火,连绵不断。

    大世辉煌,乱世纷争,相应而生,千秋霸业,百战成功,边声四起唱大风。

    就在这时,纷乱的战火中,两道身影从远方走来,后方,身背剑架的少女,容颜俏丽,气息干净,剑心通透。

    前方,青色华衣的剑上唯一,缓步走过战火,眸光平静,却又有着淡淡的孤寂。

    战火中远去的身影,渐渐消失,自始至终不曾停下半步。

    辽阔疆土,辉煌大世,证剑无人,传奇静默,难寻敌手共论剑。

    狂沙路万里,关山月朦胧

    寂寞高手一时俱无踪。

    本书来自 品&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