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阴月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北御城,赵家本宗,大日神弓塔前,赵腾空依照承诺待宁辰前来一观天弓神威。

    踏外百丈,十步一阵,层层禁制守护,赵家最神秘的禁地,今日,终现全貌。

    巍峨雄伟的天弓塔,黑色奇石筑造,落日下散发着奇异的光华,带给人难以言语的压迫感。

    经过昨天的夜袭之事,天弓塔的守卫更加森严,一位位先天强者守住各个方位,不留丝毫破绽。

    两人到来,塔门隆隆开启,赵腾空走在前方,宁辰随后,一同进入了塔中。

    天弓塔内,氤氲沉浮,霞光弥漫,宛如置身奇异的幻境,不知走过了多少大阵,一座巨大的黑色石台映入眼中,石台上,神弓矗立,通体炽白,弓身刻有虫鱼鸟兽,古朴大气,正是赵家三天弓之首,大日神弓。

    “神物”宁辰静静看了许久,感慨道。

    “白先生若是想要看仔细,可靠近一观”赵腾空语带诚意道。

    “不用,这样便足够了”

    宁辰轻轻摇了摇头,知进退道。

    赵腾空闻言,微微颔首,此子确实不同常人,方才的一句话,他更多的只是试探而已,天下间,窥视大日神弓的强者,数不胜数,他不能不防备。

    此子昨夜表现出来的实力,着实惊人,就算是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将其留下,若真是别有用心,对赵家来说,会是不小的麻烦。

    “宗主,走吧”

    宁辰见识过大日神弓后,不再久留,开口道。

    赵腾空点头,手一挥,石台周围,氤氲重新汇拢,遮去神弓踪迹。

    就在两人将要离去之时,一道白光划过,直直朝两人掠来。

    宁辰眸子一眯,挥手接下飞来的白光。

    “小子,听说昨夜保护流苏那丫头时,你的扇子被毁了,我老人家不喜欢欠人恩情,这一把,送你当做赔偿了”

    一语落,氤氲遮目,再无一丝声息。

    宁辰看过手中的白扇,旋即抱拳一礼,道,“多谢前辈”

    旁边,赵腾空眸中升起一抹异色,这老头子这一次怎么这么大方。

    这扇子非同一般,名为晴日离火,是很久以前铸造大日神弓所余下的边角料所铸,当初本来想铸一口剑,可惜因为神料所剩太少,最终只能改铸了一把扇子。

    两人离开了大日神弓塔,来到了阴月塔前,赵腾空脚步停下,提醒道,“白先生,阴月塔是由太上阁坐镇,太上阁的人一向排外,所以,待进入塔中,请不要轻易离开我身边,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明白”宁辰点头,应道。

    说完,两人一前一后走入塔中,不同于大日神塔,阴月塔内,出人意料的寂静,入眼,空无一物,就仿佛是一座空塔。

    赵腾空上前一步,右手翻过,一枚紫色令牌出现手中,刹那间,光华升腾,照亮整座阴月塔。

    幻境现真实,一条登天阶出现,盘旋入塔峰。

    “走吧”

    赵腾空招呼了一声,旋即迈步走上登天阶,向塔顶走去。

    宁辰跟上,一步步走上塔顶。

    九百登天阶,步步近天听,两人来到阴月塔最高的一层,拨云见月,汇聚无尽月华的塔峰,一把天弓沉浮,天弓前,一位美丽的女子静立,显然已等候许久。

    “白玉京,看在你昨夜替赵家挡下两名刺客的情面下,太上阁答应让你进入一观阴月天弓,不过,莫要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否则,谁都救不了你的命”赵幽兰语气冷漠道。

    宁辰面带微笑地点了点头,态度异常的配合,上前两步,看着月华中沉浮的天弓,眸中光芒不断闪过。

    昨夜只是惊鸿一瞥,未及仔细观看,今日一观,这把阴月弓的杀性,似乎比起落星辰手中的星痕还更胜一分,赵家的三把天弓,果然都不是寻常凡物。

    当初,落星辰能以第二灾的修为从赵家无休止的追杀中活下来,除了那家伙战力的确不凡外,那把星痕弓,必然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看着前者眸中莫名的光华,赵幽兰神色更加冷漠,开口道,“看完了吗,看完就可以离开了”

    “看完了,只是,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赵姑娘能够答应”宁辰回过神,道。

    “说”赵幽兰眸子眯起,道。

    “中州传说,赵家三口天弓威力无穷,不知在下是否能够有幸领教一翻”宁辰嘴角弯起,请战道。

    “嗯?”

    赵幽兰闻言,先是一怔,旋即脸上首次露出笑容,宛如幽兰花开,美丽而又危险。

    “白先生,此比试过于危险,还请三思”赵腾空眉头轻皱,上前一步劝道。

    “宗主放心,我会手下留情的”宁辰笑道。

    “呵,你的狂妄,我欣赏!”

    赵幽兰挥手,虚空之中,天弓一动,一道青色箭光掠出,转瞬沦亡的箭,瞬至素衣身前。

    宁辰神色不变,手中折扇展开,铿然挡下近身的箭光。

    “赵姑娘,大家的时间都不多,打招呼就不必了,直接动真格的吧”

    “如你所愿”

    话声落,赵幽兰左手一握,下一刻,阴月从天而降,无边阴寒之气激荡澎湃,让周身的温度迅速降了下来。

    ……

    中州西南,寒月挂九天,月下几多春秋,潺潺流水,雪梅绽放,似梦似真的人间秘境,宛如一幅美丽的画卷,画中,女子抚琴,平静安和。

    洛水神女,不弱于人间至尊的奇女子,半尊境便掌握了至尊都难以领悟的法则力量,惊艳古今。

    就在这时,安宁的画卷中,虚空摇动,一位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子出现,看着远处抚琴的女子,刚要上前,却又一道水波屏障挡下,难以前行半步。

    “洛神,大哥有难,还请你看在往日情分上,救他一次”轮椅上,孔元慈面带恳求之色,道。

    “该还的人情,我已还了,请回吧,我的朋友现在心情很不好,若她计较当日的事情,我不会再出手帮你们”洛神一边抚琴,一边平静说道。

    孔元慈闻言,神情立刻变得难看起来,眸中闪过怒色,道,“宓妃,相识这些多年,你真要见死不救吗!”

    “她方才让你离开,便已是念及往日情分,可惜,你却没有珍惜”

    话声中,水波屏障破碎,千丈虚空凝滞,一道周身月华耀目的倩影现身,看着孔元慈带来的男子,美丽的眸子中杀机丝毫没有掩饰。

    “你是何人”

    见到突然出现的女子,孔元慈神色一沉,道。

    “杀你们的人”

    话声落,月华闪过,照眼一瞬,倩影已至,翻掌凝元,夺命而来。

    孔元慈一惊翻掌抵挡,砰然一声,划出数步远。

    寒月下的洛妃,一身杀机,莲步再动,掌落天阙,威势惊人。

    大寇又惊又怒,轮椅一转,欲要施展咫尺天涯之法。

    然而,震惊的一幕发生,凝滞的空间中,虚空短暂摇动,却迅速地平静了下来。

    月华至,砰然一掌,落在大寇身上,带出一瀑凄艳的血花,飞出的轮椅,血水飞溅,染红漫天。

    “在我面前施展空间法则,愚不可及”

    洛妃步伐未停,身影闪过,掌凝杀机,再度落下。

    嘭,一招出错,掌印天灵,鲜血喷涌入空,不甘的目光中,大寇殒命,永夜宗女,为一个公道,再启杀戮。

    一寇陨,青白垂危,洛妃杀意未敛,抬手便要送人间至尊入黄泉。

    远方,洛神轻声一叹,挥手收起古琴,旋即身影一闪,拦在前方。

    “洛妃,莫青白修为已废,气海也已尽毁,就算醒来也不可能再习武,看在我的情面上,便留他一命吧”洛神开口求情道。

    洛妃双眸眯起,片刻后,周身杀意渐渐敛去,淡淡道,“他的命,我可以留下,不过,日后知命肯不肯留,就看他的运气了”

    说完,洛妃不再多言,转身离去,两步之后,消失不见。

    十里外,潺潺流动的洛水河中,一道玄衣白发的身影沉浮,河畔,一抹倩影现身,看着河中昏迷的皇者,眸中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忧伤。

    昔日送神一战后,活下来的朋友已所剩无几,他们救得了人间,却始终救不了自己珍惜的人。

    上天为何总是不肯放过他们?是因为他们所造下的杀戮吗,若是要惩戒,现在足够了吗?

    “是否让他醒来,你可考虑好?”洛神走来,轻声道。

    身入魔道的人,今生都已回不了头,即便醒来,也只是形同陌路,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不用,待他伤愈,我会带他走,直到找到让他回来的办法”

    洛妃掩去眸中的情感,平淡应道,他们的路,会自己走,不论前面是什么,都会尽力走下去。

    洛神闻言,心中轻轻一叹,未曾亲眼所见,她无法知晓当初东域神州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绝望,神州的强者们又是做出了怎样的牺牲才将神明送走,但是,她很清楚,那一场浩劫,定然是人间最为黑暗的岁月。

    “我走后,知命若来,还请转告他,夏子衣我带走了,让他不用担心,若是有缘,再见吧”

    洛妃双眼看着河中的身影,平静道。

    “嗯”

    洛神点头,轻声应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