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王者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寄语峰上,艰难无比的一战终至尾声,墨主战死,神魂消散,一身血骨洒落漫天。

    洒落的朱红,染红残峰,满目的疮痍,宣示着一战的惨烈。

    承下最后一招的凤凰,一身重创,鲜血染尽尘沙。

    魔身上前,掌元汇聚,全力为其疗伤。

    不远处,混沌眸子深处数次闪过犹豫之色,然而,心中的理智最终战胜了本性的贪婪,没有敢出手。

    不多时,魔身收手,目光看向一旁的混沌,冰冷的双眸杀机丝毫不掩,这等凶兽,留下早晚有一天会成祸害。

    “留它一命,它还有用”

    这一刻,凤身睁开双眼,开口道。

    “何用?”魔身回首,冷声道。

    “音儿修为尚浅,需要人保护,阿蛮实力虽然不弱,但终究不喜杀戮,或许会因此吃亏”凤身平静道。

    魔身沉默,片刻后,点头应下。

    “你看着它,我去拿些东西”

    凤身神识扫过整个墨山,旋即迈步朝着寄语峰深处走去。

    崩毁的墨门名峰,入目尽是疮痍,再无一处完好,凤身挥手震开眼前的巨石,迈步走入了被大战摧毁的秘地。

    秘地之中,一株株大药如今已损毁殆尽,没有一株完好,凤身走过,不曾片刻停留。

    秘地深处,一座座石门阻挡,七座被毁,里面的东西也被大战余波摧毁,狼藉一片。

    剩下的两座中,一座相对完好,不过,石门亦处处龟裂,显然已到了承受极限。

    至于最后一座,竟是分毫未损,历经这可怕的一战依旧完好如初。

    凤身挥手,绿鼎出现,旋即直接朝着石门砸去。

    下一刻,寄语峰上,隆隆的震动声响起,持续十数息,方才停止。

    第八座石门内,宛如小山一般的本源仙玉堆积,数以千计万计,墨门多年积累,尽在此中。

    修至圆满之上,天地灵气已不足以满足修炼的需求,唯有足够的仙玉,方才能更快的修行。

    凤身凝神,片刻后,凤形显化,火焰升腾,一股强大的吸力传出,将仙玉尽数吞没腹中。

    取走仙玉,凤身迈步走向第九座石门,拎着绿鼎直接砸了上去。

    轰隆一声,山石隆隆震动,然而,石门的坚固超出想象,一鼎下去,依旧丝毫未损。

    凤身目光不见变化,拎着绿鼎,一次又一次砸了过去。

    隆隆剧震,一声接着一声,不知持续了多久,周围崩毁的山脉山石不断坠落,灰尘飞散漫天。

    远方,魔身看着震动传来的方向,一双冰冷的眸子毫无波动,静静等待。

    旁边,混沌大气不敢喘地站在一旁,头颅低下,掩去眼底光华。

    寄语峰上,黑夜渐渐过去,东方泛起一抹鱼肚白,黎明的晨曦照下,驱散黑暗的冰冷。

    秘地深处,被砸了不知多久的石门,终于难承重负,一道道裂痕出现,砰然崩碎。

    入眼,一座石台立于密室中,石台上,一页黑色神金铸成的纸张沉浮,霞光流转,看上去极为不凡。

    凤身迈步上前,看着神金上的文字,眸子微微眯起。

    阴阳仙术!

    挥手取过神金,凤身最后扫了一眼密室,旋即转身离去。

    神金被带走,密室中,霞光消散,屡经摧残的墨门秘地终于再难撑持,崩塌陷落,埋没了千年的辉煌。

    寄语峰上,凤身走来,看向魔身,平静道,“离开吧”

    “恩”

    魔身点头,翻掌拘过不远处的混沌,迈步离去。

    ……

    寄语峰大战结束,太初禁地,王剑、神昏之战,亦至最关键的时刻,冥器神威惊世,王剑更是造诣超凡,亘古未决的刀剑之争,今朝再启顶峰之战。

    冥殿之尊凌立真境,修为震古烁今,绝代根基加上罕世神兵,招招皆是毁灭,天地法则难承,迅速崩溃。

    然而,王者之剑丝毫无惧,双剑挥舞,迅如雷,疾如风,侵掠如火,势沉如山,超越人间顶峰之剑,硬战冥殿之尊。

    无双之战,不容并立,越战越震撼的战斗,牵动无数强者的注意。

    万里外,一道道强大的气息显化,立绝峰,虚空飞剑,共睹旷世之战。

    冥殿前方,风沙狂卷,双强之战,更趋白热,不断飞溅的鲜血,是两人忘我浩战的鲜明印记。

    “刺啦”

    一声刺耳的衣帛撕裂声响起,魔罗天左肩衣衫裂开,差之毫厘,剑光错身而过。

    “强者”

    久战不下,魔罗天神色一片沉凝,手中末日神昏冥气翻涌,沉沉浩元急剧升腾,顿时,天压地沉,冥雷天降。

    瞬身而过,黑色雷光纵横,磅礴无匹的力量扩散,瞬毁八方天地。

    王者凝眸,左手一挥,沙剑飞出,周围盘绕,硬挡冥雷。

    轰然一声,冥雷破沙障,刀光划过,一抹血花飞溅,雾了尘沙。

    首度受创,王者退半步,握剑的右手,血水点点淌落,染红剑锋。

    青剑难握,战局顷刻急转而下,当剑者失剑,何以敢称顶峰。

    “英勇的剑者,现在,你还能有几分气力呢”

    魔罗天看着前者右臂上不断淌落的鲜血,冷声道。

    王者无言,目光看向右臂,眉头微微皱起。

    这一刻,万里之外,观战的众位强者神色也闪过异色,看来,这一战是魔罗天胜了。

    “可惜的剑者”

    一位紫衣男子轻声一叹,面露遗憾之色,数百年来,冥殿之所以始终无人能撼动,最大的阻碍便在于魔罗天的存在无人能敌,这位剑者的出现,无疑给了他们希望,没想到,最终还是要败了。

    “魔罗天果然还是最强的”一位头戴皇冠的男子开口,淡淡道。

    “百年之前,公子小白战中弃战,魔罗天不败神话得以延续,今日再出,恐怕真的已天下无敌”又有一位实境顶峰的大教巨擘开口道。

    其余几人闻言,沉默下来,公子小白,又还有几人记得这个名字。

    众人交谈之时,冥殿之前,战局再开,掠身而上的冥殿之尊手中冥锋更沉数分,胜生败死的残酷,亘古皆是如此。

    怦然一声,红剑撼神昏,王者左臂,鲜血溢流,染红青衣。

    “这便是真境吗?”

    燕亲王轻轻说了一句,眸中闪过一抹感慨,久违的受伤滋味,怀念啊。

    一语落,虚空突然一滞,风云惊变,无数雷光凭空落下,玄苍恐惧,千里天地急剧摇动起来。

    魔罗天见状,身子急退,面露震惊。

    但见这一刻,王者周身一股雄浑原初之力裂散开来,剑息冲九霄,墨光辉耀中,一口漆黑如墨的神兵威赫降世。

    旋剑扫动,一片天塌地陷般的震撼,共体重生的封印之剑再现尘寰,剑出刹那,王者受封的共体,迅速回归。

    “让你,久等了”

    青红归鞘,王者握剑,身影瞬间消失。

    魔罗天眸子一缩,挥刀抵挡,双兵交接的刹那,顿感气息一滞,末日神昏之上冥气不断被剑锋吞噬,气息迅速弱下。

    猝不及防的变化,剑锋划过手臂,一瀑血花盛开,染红天地。

    闷哼一声,魔罗天退出数步,看着非是握刀之手的左臂,神色沉下。

    “你是在小看魔罗天吗!”

    冥殿之尊冷声道,方才一剑,明明可以斩在右臂,眼前之人,却是临时改变了剑的方向。

    “失了那口神兵,此战便太过无趣,再来吧”

    燕亲王淡淡说了一句,脚步一踏,再度瞬身而上,凝渊辉耀,十方封禁。

    再启的战局,冥殿绝代神兵优势不再,刀光剑影间,招招受制,首现支拙。

    怦然剧震,凝渊神昏碰撞刹那,漫天风沙化剑,破开冥气,带出一抹耀眼的血光。

    全功汇聚的王者,王剑在手,身如疾风啸雷霆,剑光所过,周围天地尽化虚无。

    不曾片刻停滞的剑,快的让人震惊,剑舞的同时,风沙漫天飞舞,化形,散形,变幻莫测。

    最强的王者,最强的双剑,首次全力出手,强大的让人震撼。

    魔罗天全力挡招,然而,优势已失,战局全面倾颓。

    不甘局面就此受制,魔罗天硬承一剑,汇元纳气,冥锋斩天。

    贯入云霄的刀光,开天辟地,斩开黑暗,威势恐怖的让人震惊。

    “慢了”

    刀光落下一瞬,凝渊先一步而至,握刀之手鲜血喷涌,江山易手,战局终止。

    铿然落地的冥锋,是枭雄末路的惊心,不败神话,今日终止。

    “可惜了”

    凝渊归鞘,王者挥手敛去漫天飞沙,轻叹一声,转身离去。

    魔罗天神色怔住,难以回神,不明白自己败在何处。

    远方,一位位观战的诸方巨擘同样面露震撼,不曾想到的结局,在神昏掉落的一刻,如此讽刺。

    败了,就这样败了,灵虚星域不败的神话,横在所有强者前来的高山,却是败在了一个连身份都不知道的剑者手中。

    “十年之内,莫要让本王再听到任何有关冥殿的消息”

    冥殿之前,青衣王者背起剑架,淡淡地警告了一句,旋即迈步远去。

    寒夜的黑暗,始终难见黎明的曙光,王者周身青光一闪而逝,半数功体再度封入剑中。

    剑者论剑,然而,胜剑的滋味,不知从何时开始,已如此苦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