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斩草除根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远古战场,东皇钟现,拜月定天,夺钟一刻,一招受挫,血染星空。

    凌立虚空的男子,一袭华贵无双的银色战衣,华光异彩,银色的珠帘面罩半遮容貌,周身强大之极的力量溢转,星空震动。

    初现能为的帝冥天一掌震撼众尊,无边压迫,迅速扩散开来。

    拜月受创,虚空之上,定天棋盘力量立刻变弱,众尊翻掌震开束缚,身影一闪,不约而同冲向东皇钟。

    “禁断冥印,六罪灭道”

    五尊同至,帝冥天抬手,双眸紫光辉耀,日月星辰显化,一身神元澎湃,难以言语的恐怖力量荡开,同时挡下五尊联手之力。

    僵持一瞬,紫光扩散,五尊身影飞出,连退数步。

    预料之外的变数,战局外,神机看着虚空上的银衣男子,眸中异色不断闪动,此人的实力,较先前更强了。

    “神机,不出手吗?”虚空之上,一道银灰色大氅的虚幻身影走出,开口道。

    “楼主不也是没有出手吗?”神机平静道。

    “此物不归吾所有,何必多此一举”晓月楼主嘴角微弯,道。

    “东仙界之主已死,东皇钟便是无主之物,楼主何来此言”神机淡淡道。

    “明人之前不说暗话,神机莫非真的以为东皇钟是每个人都能控制的吗?”晓月楼主目光移过,道。

    “呵”

    神机淡漠一笑,道,“仙器有灵,自然不可能轻易认人为主,不过,今世距离仙界崩毁的纪元已数十万载,即便仙灵,也早已被岁月抹灭”

    “东皇钟的仙灵若真的这么容易消失,那它也没资格为东仙界之主所用,不是吗?”晓月楼主应道。

    神机没有辩驳,目光看着前方战局,淡淡道,“争辩无益,静观其变吧”

    晓月楼主也没有再说,虚影散去,消失不见。

    两人交谈结束,虚空之上,战局也进入最白热的阶段,帝冥天以一敌六,天威浩瀚,众尊联手竟是落入下风。

    “咚”

    极招碰撞,余波震荡,东皇钟受到影响,一道又一道钟声传出,十方天地在钟声中不断倾毁,山塌地陷,宛如末世。

    帝冥天、众尊见状,身影急退,然而,依旧晚了半步,钟声加身,瞬间受创。

    点点朱红落下,众尊凝元压下体内翻涌的血气,看着虚空上沉浮的东皇钟,神色愈发凝重。

    僵持的局面,强敌在前,仙钟又难以收取,众尊一时犹豫不前,难以定夺。

    见各星域之尊神色出现由于,帝冥天嘴角闪过一丝冷笑,脚步一踏,瞬至古钟之前。

    翻掌凝元,天威震动,未知地界中,祭台前,数以万千计的身影怦然炸开,献祭之力跨越时空而来,涌入帝冥天体内,抵抗仙钟反噬。

    就在帝冥天将要得手时,山脉之中,突然,气息一滞,无边剑意扩散,下一刻,夺目的剑光冲林而起,瑰丽耀眼,横穿千里,破空而来。

    “知命”

    同一时间,来自界内的年轻强者们目光同时一凝,看向剑光所起的方向,他,终于还是出手了。

    剑光掠至,帝冥天神色一沉,掌势一转,怦然迎向破空而来的剑光。

    极威对碰,虚空炸裂,毁灭之力扩散,恐怖的余波顿时再度引得仙钟自警,钟声震荡,陷空万里。

    帝冥天脸色微变,功体爆发,抵挡钟波。

    “剑式,葬天”

    仙钟现威的一刻,远方,红衣出现,一剑挥斩,九天风云急变,云盘垂落,恐怖的压迫力随之压下。

    两面夹击,帝冥天神色凝下,双掌运化,同时挡向两方攻势。

    轰然剧震,钟波,剑光消散,帝冥天口中一声轻微的闷哼,一抹鲜血悄然淌下,染红银色战衣。

    “放肆”

    首度受创,帝冥天怒眉轩至,抬手凝练天地之元,顿时狂雷天降,裂天啸海之威万里崩腾,极致天威,照亮天际。

    红衣见状,翻掌凝元,诛仙剑上风云变,剑光盛极,一剑斩向仙钟。

    “无耻之徒”

    帝冥天脸色一寒,身影闪过,瞬间挡在仙钟前,雷霆之威拍出,迎上剑光。

    隆隆震动,雷霆湮没剑光,不及眨眼,红衣不知何时已来至前方,仙剑凌华,夺目而过。

    帝冥天抬手挡剑,掌剑交接的刹那,红衣再度消失,来至仙钟之后,一剑挥过,再次斩向仙钟。

    “咚”

    东皇震动,钟波震荡,强悍无匹的力量扩散,湮没千里。

    红衣挥手,绿鼎出现,挡向钟波。

    轰然一声,钟波撞上绿鼎,绿鼎剧烈颤动,片刻后,恢复如初。

    另一边,帝冥天翻掌再挡钟波,一声剧震,退出两步。

    虚空上,红衣静立,嘴角一滴鲜血溢出,绿鼎挡下绝大部分钟威,依旧少许余波加身,伤及功体。

    艰险的战局,只是转瞬间的交锋,便已生死几乎轮替,战局外,众尊一退再退,不愿此时被战局波及。

    “天下唯智,知命侯”

    高峰之上,高大的红色竖琴前,舞清影看着战局中的红衣身影,缓缓道。

    毫无疑问,自知命入武以来,之所以能一直抗衡修为远高于自己的强者,其智谋,占据了不可忽视的地位。

    观察入微,手段不拘形式,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力量,这才是知命能活到今日的真正原因。

    虚空上,战局之内,双强对峙,红衣的知命,一双冷眸看着眼前之人,冷静的面孔,从来没有半分变化。

    两人之间,仙钟沉浮,钟上一道道古老的符文隐约可见,一股不可言语的法则力量流转,真正的仙器,不容凡人亵渎。

    足下轻动,帝冥天凭借无上修为,瞬取先机,浩掌引穹雷,拍向前者。

    红衣踏步瞬身,身形风中,避招之际,仙剑煞气升腾,一剑掠至,催魂夺命。

    “禁断冥印之威,天下无敌”

    帝冥天冷哼一声,掌上冥气冲天,浩瀚之能,砰然挡下剑锋。

    一泓溅血,近身在前,诛仙剑势再转,轰然一声,斩在仙钟之身。

    “咚”

    仙钟响,天地震,钟波磅礴无留,急剧荡开。

    “可恨”

    帝冥天翻掌挡下钟波,不顾血气翻涌,脚步一踏,攻势再开。

    绿鼎之后,红衣身影极速掠动,绝对的速度,化消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

    “不太对劲”

    大地之上,观战许久的落星辰神色微凝,宁辰本体已经回归,根基不该仅有如此。

    “是凤身”

    一旁,沐千殇凝声开口道。

    “他的本体呢,此时还玩什么神秘”落星辰沉声道。

    “不清楚”

    沐千殇摇头,道,“以知命的性格,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他既然如此安排,定然有他的打算”

    “用我们出手吗?”落星辰眉头轻皱,问道。

    “暂时还没有必要”

    沐千殇看着虚空上的战局,道,“有那尊仙钟在,凤身的速度威胁将会更加明显,众位星尊忌惮仙钟之力,不会轻易插手,只要宁辰的本体不出手,就代表他还有余力,我们不必急着出手,以免打乱他的计划”

    两人交谈之时,山脉另一方,玄衣的白发魔者静立,目光观望着战局,同样没有出手。

    他很清楚,以知命之智,这后面定然还有着安排。

    魔者身侧,洛妃双眸流光划过,来自神州的众人中,除却武力不谈,知命侯绝对是最让人猜测不透之人。

    步步算计,才能活到今日,论武,知命可能不如很多人,论智,知命天下第一。

    “子衣,待帮助知命侯得到仙钟,我们也该去寻找自己的仙缘了”

    观望许久,洛妃看向身边之人,轻声道。

    夏子衣沉默,片刻后,点头应下。

    前路漫长,魔道难测,他也必须尽快提升实力,除了应对未知的危险,更要想办法炼化体内那来历莫名的力量。

    “晓月楼主、墨门第九子,你们到底在盘算什么呢?”

    一座山峰前,神机看着战局,双眸思绪之色闪过,晓月楼主一直都没有出手,这才是他最疑惑的一点。

    他一直有种感觉,晓月与墨门第九子之间,定然早已达成了某种协议,从打开仙域到如今的仙钟之争,处处透露着不寻常,他人可能感觉不出来,但,他与晓月楼主相识已数百年,多少对其还是有一些了解。

    战局中,双强之争越发激烈,借助仙钟之力,凤身全力与帝冥天周旋,绝对的速度,避开一次又一次生死危机。

    战至白热,帝冥天神色越来越冷,厉招凝练,千里风云啸空裂海。

    “还没有完成吗?”

    山脉之中,银灰色大氅的男子看着前方素衣年轻人,开口道。

    “天授之禁,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就完成”

    素衣年轻人平静地回了一句,手上印记未停,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你可想好如此做的后果,这是与天下为敌”

    银灰色大氅的男子提醒道。

    “不如此做,那些星域尊者就会善罢甘休吗,过去的经历总是教会我很多道理,一者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另外便是,先发制人,斩草除根”

    素衣年轻人冷声说了一句,看向远方的双眸杀机毕露,中州之事,绝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他发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