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阎王三更判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天魔皇城,三太子府前,皇者降临,天地气压陡然一沉。

    面对七曜魔皇步步紧逼,玄清手中,一枚黑色的令牌出现,顿时,皇道气息蔓延,挡下七曜魔皇。

    “魔皇令!”

    七曜、八荒两位魔皇看到前者手中的黑色令牌,神色皆是沉下,意外之外的变数,让两人心中生出犹豫。

    见魔皇令,如见魔皇本尊,坤一魔皇的命令,纵然他们也不能轻易违背。

    “两位皇叔,侄儿若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不妨等父皇归来再做决断,现在,还请两位皇叔莫要为难侄儿。”

    玄清看着虚空上的两位魔皇,不卑不亢道。

    七曜魔皇眸中冷色闪过,数息后,右手抬起,万重魔气汹涌而现。

    上空,八荒魔皇见状,一步迈出,瞬至前方。

    “不可冲动。”

    八荒魔皇凝声提醒道,“他现在手中有皇兄的魔皇令,吾等现在对他出手,如同冒犯皇兄的威严,得不偿失,不如暂时将其软禁,等皇兄回来,让皇兄亲自处置。”

    七曜魔皇听过,神色越发冰冷,冷哼一哼,右手挥过,魔气散去大半,残余魔息蔓延,画地为牢,将整个三太子府彻底封闭。

    “从今天起,你不得出府半步。”

    话声落,七曜魔皇再次冷漠地看了一眼下方三太子,转身迈入虚空,消失不见。

    “玄清,好自为之。”

    八荒魔皇淡淡说了一句,亦没有再多留,身影渐散,从皇城离去。

    看到两位魔皇离开,下方,玄清心中沉沉松了一口气,即便有魔皇令护身,面对两位皇道强者,这种压力,依旧让人难以承受。

    太子府周围,魔气涌动,不断盘绕,封住了所有退路,进不去,亦出不来。

    玄清周围弥漫的魔障,神色并没有太多变化,这样的结果,他早已猜到,如此也好,省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太子府前,禁军相继撤去,魔皇亲自出手封锁太子府,他们已没有必要再留下。

    临行前,四位禁军统领看过太子府前的白衣太子,神色间皆有疑问,这些日子发生这么多事,三太子虽是勉强保住了自己,却依旧给自身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三太子做了这些事,究竟是为了什么?

    仅仅是为了打击大太子的势力吗?

    四位禁军统领带着疑问离去,如今皇城大乱,他们将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皇城街道上,看过远方三太子府前发生的一切,宁辰神色冷漠地笑了笑,转身离去。

    两位魔皇果然未能将玄清带走,三太子能在这残酷的皇权斗争中屹立不倒,又岂是无能之辈。

    九幽王府,王殿中,魔气汹涌,皇城闹剧结束后,玄九幽身形也随之淡去,消失不见。

    天魔祖地,七曜、八荒两位魔皇的化身回归,气息隐入本体,威压渐敛。

    “父皇,皇叔!”

    玄真看着前方汹涌的魔气,沉声道,“难道五弟和十二弟的死就这么算了吗!”

    “你若能找到玄清残害皇子的证据,吾与你皇叔自然可以替你做主,若不能,便无需再多言。”

    祖地深处,八荒魔皇的声音传出,片刻后,一股强大的力量荡开,直接将祖地中的玄真震飞出去。  天魔祖地外,玄真踉跄落地,目光看着前方,越发阴沉。

    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如今十二弟已死,谁又能证明老三就是凶手!

    怒火难抑,玄真双拳紧攥,指甲刺穿手心,鲜血滴滴落下。

    许久之后,玄真转身,迈步朝着皇城方向走去。

    既然两位魔皇不能为他主持公道,那他只能用自己的办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轰隆”

    天际之上,闷雷大作,雷声之后,大雨倾盆而下,雾了整个人间。

    “啊,下雨了。”

    三太子府,诗晴抱着脑袋跑到殿中,目光看着前方倾盆大雨,有些着急道,“殿下出门没有带伞。”

    一旁,诗雨转身走入殿内,拿过一把油纸伞,快步朝殿外走去。

    “等等我!”

    诗晴见状,也赶忙跑回殿内,拿过纸伞后冲入大雨中。

    皇城街道上,白发身影迈步前行,大雨落下,打湿一身素衣。

    “殿下。”

    雨幕中,诗雨快步走上,将雨伞遮到前者头上。

    看到两人,宁辰面露微笑道,“走吧,回府。”

    三人前行,渐渐消失雨幕中。

    “轰!”

    天际,雷霆划破长空,雷光刺目,照亮昏暗的人间。

    “准备行动。”

    “是,大殿下!”

    昏暗的雨幕下,一道道黑衣身影半跪,每个人身上魔气弥漫,强大异常。

    前方,玄真看着渐渐黯下的天空,眸中杀机也越来越清晰。

    皇城内,玄墨回首,看向天际,眉头轻皱。

    好不祥的预感,他总觉得今夜要有事情要发生。

    十三太子府,夜幕降临,宁辰静坐殿中,灯火下,一卷画像铺展桌上,美丽如画的女子,艳比花娇,让人迷醉。

    “馨雨,你再等等。”

    宁辰看着画上女子,神色温和道,“一千年,不算太久,你夫君现在已快要步入红尘境,活得更久,能等到你回来之日,只是。”

    说到这里,宁辰看了一眼自己满头的白发,微笑道,“我老了,到时候,你可能会认不出自己的夫君。”

    跳动的灯火,映照着画卷上倾城的女子,灯火前,素衣的身影,面容依如当初,然而,一头的白发却是道尽岁月的无情。

    百年岁月,华发早生。

    “殿下。”

    殿外,诗雨走来,端来一碗姜汤,道,“殿下刚刚受了寒,喝些姜汤吧。”

    宁辰回过神,看着眼前女子,轻轻点头,道,“多谢,放下吧,你和诗晴也都一人喝一碗,驱驱寒。”

    “嗯”

    诗雨点头,道,“诗晴那里,奴婢等下会送去,殿下先喝了吧,等下凉了就不起作用了。”

    宁辰无奈一笑,接过姜汤一口饮尽,旋即将碗放回,道,“好了,快去吧。”

    “奴婢告退。”

    诗雨盈盈一礼,转身离去。

    后院,厢房中,诗晴裹着被子坐在床上无聊发呆,不时傻笑。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诗雨端着姜汤走来,看向床上的诗晴,开口道,“诗晴,来喝碗姜汤。”

    “殿下喝了吗?”

    诗晴抬起头,看着前者,好奇问道。

    “喝了。”

    诗雨轻声应道。

    “喝了就好。”

    诗晴开心一笑,接过姜汤小口喝了起来。

    不多时,诗晴喝完姜汤,将碗放下,憨笑道,“诗雨,殿下在做什么呢?”

    “看画像。”

    诗雨将碗收起,应道。

    “画像?”

    诗晴好奇问道,“还是那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姐姐吗?”

    “嗯”

    诗雨点头,道。

    诗晴脸上露出羡慕,道,“也不知道那个姐姐是殿下什么人,竟让殿下如此牵挂。”

    诗雨轻轻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殿下的心上人吧。”

    “哦”

    诗晴轻应,笑嘻嘻道,“我以前认为狐族的那位圣女已是世上最美丽的人,现在,我觉得殿下的心上人才是最好看的。”

    “好了,别拍马屁了,殿下又听不到。”

    诗雨笑了笑,道,“早点休息,你受了寒,晚上可不能再蹬被子。”

    “知道了。”

    诗晴裹着被子躺下,逼上双眼,莫名其妙的傻笑起来。

    看着前者脸上的傻笑,诗雨也没有多问,上前吹灭了烛火,走出了房间。

    房间前,诗雨刚关上门,突然,耳边响起缥缈的琴声,从前殿传来,如此陌生。

    诗雨面露诧异,殿下竟还懂得琴艺?

    “咚,咚,咚”

    皇城街道上,打更声响起,三更声响,阎王判命。

    皇城各方,黑衣的声音掠过,弯刀划过,宛如死神镰刀,无情收割着生命。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怒而不可抑的天魔大太子,终行极端,以杀戮,还以杀戮。

    “咚,咚,咚”

    打更声传遍皇城,如此响亮,纵然倾盆的雨声亦不能遮掩。

    十三太子府,前殿内,素衣白发的声音抚琴,身前神琴,煞气逼人。

    白虎神器,阎王,时隔百载,再次奏响。

    渺渺琴声传出太子府,混杂着雨声,渐不可闻。

    然而,弯刀下,迷离之际的一道道冤魂,目光看向十三太子府方向,面露茫然。

    怦然倒地的声音,鲜血染红大地,阎王一曲,送别怨魂。

    北方,巫族圣地,中央祭坛上,勾皇看着远方三皇城,平静道,“天心,准备出兵。”

    “是!”

    一旁,天心恭敬一礼,领命道。

    三皇城,琴声回荡,一声声,一声声,雨声混杂,难以清明。

    “动手!”

    皇城动乱之际,九皇子府中,玄阙看着前方一道道跪地的身影,平静道。

    “是!”

    数十道身影领命,瞬息消失不见。

    命令下达,玄阙目光看向十三太子府的方向,神色凝下,老十三,这一次,皇兄便舍命陪你赌一回。

    “咚,咚,咚!”

    三更的打更声中,皇城各方,杀戮彻底爆发,无数头颅从尸体上飞落,尽染朱红。

    十三太子府,素衣白发的身影静坐,阎王一曲,三更判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